《我不是药神》还未上映就已刷屏,但“药神”背后的故事 …2019-07-19 08:44

——

据《每日经济新闻》7月2日报道,这部电影使得处于法律灰色地带的印度仿制药进入主流视线。记者注意到,印度仿制药产业也面临着专利保护、安全监管、市场竞争三重大山的挑战。越来越多的药物将在印度获得专利保护,这些仿制药未来又将何去何从,值得注意。GQ杂志报道,34岁那年陆勇确诊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吃了两年的瑞士抗癌药格列卫,花了56.4万元。不堪重负的他改用印度仿制药,而这种药的价格只要瑞士药的二十分之一。陆勇后来将印度仿制药又推荐给了其他病友,还帮忙代购。然而根据我国《药品管理法》规定,进口药需要经过临床监测,还需拿到药品进口注册证。因此,陆勇代购的这些印度仿制药,即使在印度是合法生产,疗效也得到患者的认可,但是在国内它仍属于假药之列。后来陆勇也因“涉嫌妨碍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被捕,在看守所里待了135天。据彭博社报道,2016年共计164亿美元的印度仿制药远销海外。《经济学人》也在今年3月的一篇报道中提到,在过去十年里,印度仿制药在美国的销售额每年增长30%。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也已经允许印度仿制药在美使用,并且还为其提供了快速批准。在印度,约有550个实验室为药物市场利润丰厚的美国市场进行供药,还占领了90%的市场份额。据《经济学人》报道,20世纪80年代宽松的知识产权法律允许制药公司在其他国家为其庞大的国内市场仿制专利药物,而后国际贸易逐渐打开了国外市场。20年后,20世纪80年代的一批药物专利到期,印度仿制药的销售额出现了激增。在2005年之前,印度没有授予药品专利,这种情况促进了仿制药制造业的快速发展,在全世界出口用于治疗艾滋病,疟疾和肺结核等疾病的仿制药。在成为WTO签约国后,印度开始承认包括药品在内的知识产权。

威尼斯人网址 Power by DeDe58 百度